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7440|回复: 1

[情感富裕] 儿时回忆(散文)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7-28 15:39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#烂尾楼#
标题

我出生在天津市。
距离座落在三叉河口,名声远扬的望海楼教堂不远的叫做施磨埸的胡同里。
三岁时随父毌搬到相距不远,叫做地藏菴的庙前小广場旁的一个小小的三合院中。
那时的地藏菴早已面目全非,变为半中半西式的建筑。在它后部有一处灰砖平顶的房子,高高的。在我记忆中大门紧闭,从未打开过。
小时侯,听大人讲,里面有一尊大佛,可我儿时几次隔大门破璃扒看,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,很是失落。
至今我也不知晓这栋大房子是否和地藏菴有关系。但它门前的不宽的一条路的名字确实叫作《地藏菴大街》。
这所房子的左方是一条名为《兴仁里》的胡同,它连接着我出生的施磨埸,还有我后来生活过的白衣庵东胡同五号。
就在白衣庵东胡同五号,我从三岁始到十九岁离别家到哈尔滨上大学止,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初始人生。
我不记得,但我肯定是由父毌或牵手或抱着走过兴仁里来到白衣庵东五号。这是座有着青砖高大院墙,有着五层石头台阶、厚厚沉重木门的小院。在这里留下了我最珍贵的幼年、童年和青年的记忆。
我家所在这片区域,是天津建城初始,最早的居民区之一,有很多深宅大户,有几进多重院落,青砖、青瓦、条石砌筑的清末民初建筑,人烟密集,庙宇众多,其中的粮店街和不远的于厂街店铺林立,繁华热闹。靠近海河的粮店街还是当年漕运重要节点,粮食集散地。
当年奥匈帝国佔据了包括我家在内大片土地为租界地(西、南至海河,北至金钟河一一现狮子林大街,东至胜利路)后,因我家这一片居民密集,没能在此奥租界北部地段开发建设,只能在兴隆街以南,建国道等地建设了新区,与意租界毗邻。
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奥匈帝国解体,而且中国是战国胜之一,从那时奥租界便归还了中国。
当年天津的意奥租界,建筑美,规化精心,环境好。给我留下很美好的记忆:静谧整洁的街道绿树成荫,别致美丽的欧式小洋楼沿街矗立,各具特色、透空院牆囲绕的欧式庭院幽静宜人。走在马路上,美不胜收的景色,令人目不暇接,留连忘返。
直到现在我还记得,儿时从百货大楼过海河左拐进平安街口,那几座西式洋楼给我的印象:圆圆的屋顶高耸,屋顶下方一圈墙体上开着多个椭圆形窗户,暗夜中远望就象一个个戴着头盔的德国兵瞪着眼着着我,致使我不由得紧抓着爸妈尽量远离这些可怕的"人"。

我家大门外,是一小块空埸,大概就是原地藏菴庙前广场了。原地藏菴大门对面墙上,钉的路牌上写着《地藏菴前》,后边没有"胡同"或"大街"字样,我好象只有在此见过这种字样标识的路牌。
我家大门左后方就是白衣庵东胡同的胡同口,为行人方便,胡同口外,小空场西、南两面墙上各钉了一块标有白衣庵东胡同相同字样的路牌,这也是我唯一見到的一条小胡同口,钉两块路牌的情况了。恐怕不会有第二例了吧。
就算这样两块路牌精心标识,白衣庵东胡同的1号、3号、5号院因院门在胡同外,还常被第一次登门来访的客人无法找到。
白衣庵东胡同1号的建筑就是在原地藏菴位置上重建的,建成初不知是作何用途。
它有着类似西方教堂般的外立面,抹有水泥装饰,高墙大门。入内,一圈房屋中间是大厅,上设带有侧面天窗的高高屋顶。这栋房子,建国初期是河北区第二文化馆,摆满长椅即为剧场,经常上演各种剧目。如宣传新婚姻法的评剧《柳树井》,小女婿,还有反映对敌斗争的话剧,我不知剧名,也忘记了剧情,只记得舞台上一人开枪,砰的一声,另一人摇晃着倒了下去……其他的都记不得了。
大厅有时撤去长椅,便改做舞厅。待开场前后,男男女女,来往出入。
胡同里的小孩子聚集囲观,淘气的大小子,崩嚓嚓、崩嚓嚓…的喊叫夹道送迎。若看到一男一女同行,便高喊:对虾两毛八,一公一母两毛五……,以示羞辱。
我小时侯常为这一男一女成对出行的人感到害羞,而不知人家那时心中是溢满着幸福和甜蜜……。
我家大门外左边有一路口,就是通往粮店后街的《陸家胡同》。入口右侧陸家胡同2号,是一座不高,不大的三合院落,一百多年前,在此院诞生了一代大家,名人李叔同。此院位于我家院门左前方斜对过。
由于对李叔同出生地,宣传力度不夠,故少为人知。最终在2003年拆掉了这个遗迹。
而位于粮店后街的李叔同故居,是李父后来购置的房产,于近年重建,开放。

我至今还清晰记得儿时的一件往事。
那是大约在小学一、二年级,一天的雨后去上学。
那个年代,上世纪五十年代建国初期,家家都穷,没有雨鞋,城市道路又多为土路,雨后出行极为不便。
我上学必经的陸家胡同道路泥泞。我小心翼翼地一步,一步,低头前行。年幼的我,为躲泥、水,不经意地走上了一个小土堆。再想下来可就遇到了麻烦,土和水变成了泥,看似又光又平的士坡上时不觉,待到下时一踩一出溜,吓得我不敢迈步。
空无一人的胡同里,无助无措的我,急着去上学,而无法前行,正在土堆上焦急万分,踯躅不前,左右为难之时,突然眼前伸来一只大手,耳中传来慈祥可亲的声音:“我扶你下来。"
也许年幼,也许害羞,我没有啃声,慢慢地把小手放在那位好心人的手中。
我没有说:谢谢伯伯(天津对年纪小于爸爸的男士的称呼),也未说:再見。便离开了这位好心的伯伯。
只记得,他文静的神态,高高的个子,端正的面容,整洁的衣服。尚小的我只知道,这是个好人,我将来也要象他那样,帮助别人……。
近七十年过去了,这位好心人的模样仍时常出现在我眼前,难以忘记。我至今为不懂礼貌,以口羞为理由原谅自已而惭愧。所以一句谢谢未出口让我牢牢记住这位好心的伯伯,且时刻提醒自己,不忘努力做个好人。…………

(小小赏金只为给深夜码字的楼主买杯咖啡!)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0-14 08:01:0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@刘凤翔 :
刘凤翔先生,您好!感谢您的点赞!
由于年令的关系,还有时光非快流逝的缘故,回忆小文写得不好,还望见谅。
想您也是喜欢有关方面爱好的人士,有时间真想和您交流。再次谢谢您!
大张,即日。
(小小赏金只为给深夜码字的楼主买杯咖啡!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营业执照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富裕信息网 ( 黑ICP备14006282号 )

GMT+8, 2021-10-25 18:15 , Processed in 0.071951 second(s), 41 queries .

Powered by 富裕信息网

Copyright © 2005-2020, 声美网络科技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